从“设计导向”到“管控导向”——关于我国城市设计技术规范化的思考-新疆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从“设计导向”到“管控导向”——关于我国城市设计技术规范化的思考
作者: 段进 兰文龙 邵润青| 来源: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天津分院|时间: 2017-08-09|关键词:设计导向 管控导向 城市设计

【作者简介】

段进,男,博士,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兰文龙,男,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研究生在读。

邵润青,男,博士,东南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修改日期】

2017-05-17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研究课题(建规城函[2015]42号),江苏省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资助项目(KYLX16_0292)。


《城市规划基本术语标准》(GB/50280-98)将城市设计定义为“对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所作的整体构思和安排,贯穿于城市规划的全过程”[1],目的在于“为公众营造一个舒适宜人、方便高效、健康卫生、优美且富有文化内涵和艺术特色的城市空间,提高人们生活环境的品质。”[2]但近年来在我国,各地耗费大量财力物力编制的城市设计成果,却没能充分反映到实际的建设活动之中,城市设计的实施效果总体上并不能令人满意。


一、城市设计实施中面临的困境

“常州市城市设计评估”[3]是国内较早针对市域范围不同类型城市设计项目进行综合评估的案例之一,样本涵盖了常州自2002年到2014年间编制的134项城市设计项目(图1)①,并首次将“反馈或落实法定规划”和“指导建设实施”共同作为评价城市设计实效性的核心指标。评估通过图纸比对、数据统计、部门访谈等多种方式研究了各类型城市设计项目在规划建设中的实施情况(图2),并从多个角度剖析了常州市城市设计实施中面临的主要困境。从城市设计技术维度讨论,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1)无法定地位。

由于城市设计在一种非法定规划的状态下运行,合法性与有效性难以保证,在实践中出现了两类典型问题:一是在建设开发过程中,用城市设计随意调整、取代法定规划,造成规划管理工作的混乱;二是城市设计与法定规划缺乏有效衔接,成为可有可无的参照性内容,难以在实际建设中贯彻和实施。

(2)无编制规范。

另一方面,城市设计编制标准的缺失导致设计成果千差万别,没有基本的技术规范:有的内容过于细致或泛化,没有抓住对应层次城市设计工作的重点;有的在与法定规划衔接时,无法将设计成果转换成具体的管控内容,缺乏可操作性,给规划管理人员的使用带来很大困难。

(3)无实施程序。

城市设计没有明确的审批标准和执行程序,缺乏法定的强制性和行政的实效性:城市设计成果经常被随意调整,或者束之高阁;城市设计内容没有融入现行的城市规划实施程序中,导致设计意图被反复消解,与土地出让、建设工程规划许可都没有实际的联系,更没有约束作用。



1.jpg




▲ 图1 常州市城市设计评估样本分布

Fig.1 Sample distribution in the urban design evaluation of Changzhou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3。

2.jpg

2.jpg

▲ 图2 常州市城市设计评估总体情况

Fig.2 Overall situation of urban design evaluation of Changzhou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3。



二、各省市城市设计技术管理文件的现状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32.jpg

▲ 图3 已开展技术规范化工作的省份

Fig.3 Provinces carrying out technical standardization

2010年以来,江苏、福建、北京等地城乡建设主管部门逐步意识到这种因制度缺失而对城市设计工作造成的不利影响,陆续出台了地方性的城市设计技术管理文件(图3),尝试通过“技术规范化”这一途径“建章立制”,治理城市设计工作的种种乱象。然而经过实践的检验,无论是规划管理人员还是规划设计单位,都不同程度地表达出一些质疑之声:这些文件虽然在提升城市设计地位、明确城市设计内容等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保障城市设计实施、提高城市设计可操作性方面仍然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1)与法定规划衔接不畅。

在规划衔接方面,多数规划主管部门已意识到城市设计与法定规划衔接的必要性,但改进后的技术方法非常混乱:有些与总规、控规同步衔接,有些只单独与控规衔接;有些未明确具体的衔接内容,随意性较大,有些衔接内容与法定规划原成果内容出现重复或矛盾,带来规划管理工作的混乱(表1)。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34.jpg


▲ 表1 各省市技术管理文件中城市设计与法定规划的关系

Tab.1 Relationship between urban design and statutory plan in the technical management documents in different provinces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资料整理绘制。

(2)重设计内容,轻管控引导。

在规划成果方面,经统计,12部地方性城市设计技术管理文件共涉及编制内容46项,其中仅13项为包含了“划定”、“分区”和“控制”要求的管控性内容;其余33项皆为设计性内容,如对要素的“组织”、“设计”和“布局”等(表2),由于没有明确的管理界限,在实际操作中具有极大的模糊性。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35.jpg


▲ 表2 各省市技术管理规定中管控性与设计性内容的比较

Tab.2 Comparison on control and design contents in the technical management documents in different provinces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资料整理绘制。

(3)实施执行程序不明。

在规划落实方面,以已有城市设计技术管理文件计算,16.7%的省市没有明确城市设计的实施手段与方式;41.7%的省市提出了城市设计需要纳入相应地块的规划条件,但不涉及具体内容规定;另有41.7%的省市明确了地块规划条件中的城市设计内容,探索作为建设用地和建设工程管理的依据,其成效不一。此外,技术管理文件中对于公众参与、监测、评估等环节的表述也多停留于概念层面,并不具备实际操作的可行性。

三、从“设计导向”到“管控导向”:观念的转变

从各省市制定的城市设计技术管理文件可以看出,近年来地方规划主管部门进行城市设计管理的重点在于对编制内容的框定,而非运行机制的建构,这种“重设计成果、轻实施过程”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对城市设计认识的偏差。受西特(C Sitte)、沙里宁(E Saarinen)等早期具有建筑学背景学者的影响,许多人停留于“城市设计就是设计建筑”的固有观念,把城市当作是一个“放大的建筑”或是某种人工的产品,过度强调城市设计的美学价值,关注与视觉感知直接联系的物化形态,把城市设计的过程局限于从“规划任务书”到“规划图纸”的设计构思和蓝图绘制,“对城市设计实施的社会基础、产权辨析、基础设施和发展动力等,特别是对基于规划管理和导控前提的城市设计实施路径认识欠缺”[4],造成了现阶段城市设计难以落实和落地的尴尬局面。

一个多世纪以来,随着政治制度、经济关系、文化观念的不断革新,城市设计的内涵与外延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例,它不再局限于单纯的物质形态设计,更多地是以公共政策的形式逐步介入到国家和地区的规划体制构建之中[5]。“城市设计不是设计建筑”[6],它的使命在于为城市建设提供起码的准则而不是最高期望:“不在于保证最好的设计,而在于保障不产生最坏的设计”[7]。这种“管控导向”的工作思路强调了把控“城市形塑过程”的重要性(图4),以及由“目标”到“手段”,再到“形态”的全局性认知逻辑。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37.jpg

▲ 图4 伦敦城市环境品质的核心贡献者

Fig.4 Core contributors of urban environment quality in London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9。

它需要我们研究城市空间发展的客观规律,充分考虑市民的实际需求,理顺编制、审批、实施、评估等程序,通过适度的城市规划干预,解决城市环境品质的实际问题。正如美国纽约规划师巴奈特(J Barnett)所言:“一个良好的城市设计并非设计者笔下浪漫花哨的图标模型,而是一连串的城市行政过程,城市形体必须通过这个连续的过程来塑造。”[8]

四、“管控导向”的城市设计技术规划化思考

目前,我国已形成了以城镇体系规划、城市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为主体的层级式法定规划编制体系,与之相匹配的是一整套较为健全的规划管理、编制和审批流程。在此背景下,以原有法定规划为基础,将城市设计内容有选择性、渐进式地融入法定规划,建立相互平行且渗透的立体化编制架构,既可以维护法定规划的原有秩序,又能够有效地发挥城市设计在规划建设中的作用(图5)。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39.jpg

▲ 图5 城市设计与法定规划的多层次衔接

Fig.5 Multi-level connection between urban design and statutory plan

4.2  规范化的城市设计成果转译

多年来,我国规划管理人员已惯用于以“定性、定量、定边”为特征的控制性详细规划成果内容形式,城市设计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常常会涉及许多难以直接操作的形态构思,如效果图、总平面图、系统结构图等。这就需要城市设计师对规划成果进行必要的提炼“转译”:通过可落地的位置、数量、角度、比例等管控与引导语汇,将城市设计图纸转换成政策法规、城市设计导则(图6)等规范化文件形式,以便于规划管理人员和下一步具体设计人员的理解和使用。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41.jpg

▲ 图6 城市设计导则中的三维空间定位和高度规定

Fig.6 Three-dimensional positioning and height control in the urban design guideline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9。

4.3  城市设计实施管理程序

建设项目的用地与选址、规划条件的拟定、设计方案审查、规划验收是我国现行的规划实施管理程序,其核心是“一书两证”(选址意见书、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发放。一般情况下,只有将通则式的控规内容转译到“一书两证”的个案管理之中,城市规划才得以落地。相应地,城市设计也应对接现行的规划实施管理程序,在土地出让、用地规划、建设工程规划等环节就管控要求予以落实,并建立相应的公众参与制度和城市设计实施督察机制,使宏观、中观的城市设计内容能够推进至微观的可操作层面(图7)。

微信图片_20170809165243.jpg

▲ 图7 城市设计与城市规划的协同实施机制

Fig.7 Coordinated implementation mechanism between urban design and urban planning

5

结语

从本文研究的情况可以看出,就城市设计“是什么”、“可以发挥何种作用”并“通过何种手段来实现”的问题,各省市规划主管部门莫衷一是,仍处于研究摸索阶段。

从“设计导向”到“管控导向”,针对的是城市设计在我国实施过程中,尤其是规划管理中面临制度缺失的困境,各省市技术管理文件存在“重设计、轻管控”的现象,本文提出对固有工作方法进行修正,统筹“编制”与“实施”环节,依托现行规划管理制度推进城市设计技术规范化,以保障城市设计的管理与实施。

同时,考虑到各地的差异性以及现实的复杂性,此工作程序和技术方法只是最基本的内容,各地结合自身实际,在此基础上仍有进一步深化和细化的空间。


注释

①图中采用颜色覆盖的方式表达,由图可以看出很多地区曾多次做过城市设计。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GB/50280-98,城市规划基本术语标准[S].1998.

Ministry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GB/T 50280-98.Standard for Basic Terminology of Urban Planning[S].1998.

2    王建国.城市设计,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二版)[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490-492.

WANG Jianguo.Urban Design,Encyclopedia of China(Ⅱ)[M].Beijing: Encyclopedia of China Publishing House,2009:490-492.

3    东南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常州市规划设计院.常州市城市设计评估[Z].2015.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University,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 Institute of Changzhou. Evaluation on Urban Design of Changzhou[Z]. 2015.

4    王建国.21世纪初中国城市设计发展再探[J].城市规划学刊,2012(1):1-8.

WANG Jianguo.A Further Exploration of Chinese Urban Design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21st Century[J]. Urban Planning Forum,2012(1):1-8.

5    SHIRVANI H. The Urban Design Process[M]. Van Nostrand Reinhold

CompanyInc,1985.

6    BARNETT J. An Introduction to Urban Design[M]. New York: Harper & RowInc,1981.

7    高源.美国现代城市设计运作研究[D].南京:东南大学,2005.

GAO Yuan.Research on American Modern Urban Design Operation[D].Nanjing:

Southeast University,2005.

8    BARNETT J.开放的都市设计程序[M].舒达恩,译.台北:尚林出版社,1983.

BARNETT J.Urban Design as Public Policy[M].SHU Daen,trans.Taipei:Shanglin

Press,1983.

9    CARMONA M,HEATH T,OC T,et al.城市设计的维度:公共场所——城市空

[M].段进,审译.南京: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11.

CARMONA M,HEATH T,OC T,et al.The Dimensions of Urban Design: Public

Places——Urban Spaces[M].DUAN Jin,Translated in Review. Nanjing: Jiangsu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2005,11.

10    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Transport and the Regions. By Design: Urban

Design in the Planning System: Towards Better Practice[M]. London,2000.

11    唐子来,付磊. 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城市设计控制[J]. 城市规划汇刊,2002(6):1-8.

TANG Zilai,FU Lei. Urban Design Control in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Regions[J].Urban Planning Forum,2002(6):1-8.

12    SITTE C. The Art of Building Cities[M]. Charles T Stewart,trans. NewYork:

Reinho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1945.

13    LANG J. 城市设计:过程和产品的分类体系[M]. 黄阿宁,译. 沈阳: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

LANG J.Urban Design: A Typology of Procedures and Products[M]. HUANG Aning

trans. Shenyang: Liaoni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2008.

14    段进. 城市空间发展论[M]. 南京:江苏科技出版社,1999.

DUAN Jin.Urban Spatial Development Theory[M].Nanjing: Jiangsu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1999.

15    邹德慈.当前英国城市设计的几点概念[J].国外城市规划,1990(4):2-5.

ZOU Deci. Some Concepts in Current Urban Design in Britain[J]. Urban Planning

Overseas, 1990(4):2-5.

16    刘宛.城市设计概念发展评述[J].城市规划,2000(12):16-22.

LIU Wa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volution of Urban Design Concepts[J]. City

Planning Review,2000(12):16-22.

17    童明.扩展领域中的城市设计与理论[J].城市规划学刊,2014(1):53-59.

TONG Ming.Urban Design and Theories in a Wider Scope[J].Urban Planning

Forum,2014(1):53-59.

18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设计管理办法(草案)[S].2016.

Ministry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 Measures for

Urban Design(Draft). 2016.

19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设计技术导则(草案)[S].2016.

Ministry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Urban Design Technical

Guideline(Draft).2016.

20    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江苏省城市设计编制导则(试行)[S].2011.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of Jiangsu.Guideline for

Urban Design Compilation of Jiangsu Province(Trial)[S].2011.

21    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福建省城市设计导则(试行)[S].2013.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of Fujian. Urban Design

Guideline of Fujian Province (Trial)[S].2013.

22    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浙江省城市设计编制导则[S].2014.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Rural Development of Zhejiang.Guideline for

Urban Design Compilation of Zhejiang Province[S].2014.

23    河北省建设委员会.河北省城市设计编制技术导则(试行)[S].1999.

Construction Committee of Hebei. Technical Guideline for Urban Design

Compilation of Hebei Province(Trial)[S].1999.

24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关于编制北京市城市设计导则的指导意见[S]. 2010.

Beijing Municipal Commission of Urban Planning. Guidance for the Compilation of

Urban Design Guideline of Beijing[S]. 2010.

25    天津市规划局.天津市城市设计导则管理暂行规定[S]. 2011.

Tianjin Planning Bureau.The Provisional Regulations for Urban Design Guideline

Management of Tianjin[S]. 2011.

26    重庆市规划局.重庆市城市设计编制技术导则(试行)[S]. 2007.

Chongqing Planning Bureau. Technical Guideline for Urban Design Compilation of

Chongqing(Trial)[S]. 2007.

27    深圳市规划局.深圳市城市设计标准与准则[S].2009.

Shenzhen Planning Bureau. Urban Design Standards and Codes of Shenzhen[S].

2009.

28    南京市规划局.南京市城市设计导则(试行)[S].2013.

Nanjing Planning Bureau. Urban Design Guideline of Nanjing (Trial)[S].2013.

29    武汉市规划局.武汉市局部城市设计导则成果编制规定(试行)[S].2009.

Wuhan Planning Bureau. Regulations on the Compilation of Partial Urban Design

Guideline Results of Wuhan(Trial)[S]. 2009.

30    贵阳市城乡规划局.贵阳市城市设计管理办法[S].2010.

Guiyang Planning Bureau. Administration Measures for Urban Design of

Guiyang[S].2010.

31    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市城市设计编制暂行规定[S].2012.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Zhengzhou. Provisional Regulations for Urban Design

Compilation of Zhengzhou[S]. 2012.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新疆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新ICP备12003126号-1    技术支持:lc787
咨询
关注微信
联系电话
0991-4889182